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周四(1月24日)纽市盘中,金价下滑,一度失守1280美元,刷新86美元/盎司,虽然美国政府继续关门、委内瑞拉宣布与美国断交等风险事件的支撑下,黄金获得了

2017年6月的美联储会议公布了缩表计划,

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经过三年来艰苦奋斗,曾经的“亏损王”中国铝业重新站在铝行业发展“潮头”。三年来中国铝业持续盈利,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近15亿元,主要产品成本竞争力进入行业前列;资产负债率从近80%降至低于67%;前三季度净现金流约为90亿元,企业更加身强体健。中国铝业党委委员、财务总监张占魁近日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揭开了中国铝业起死回生的秘密。

降本增效成效明显

中国证券报:2014年中国铝业是亏损王,当时行业发展处于低点。2015年以来,中国铝业从扭亏为盈到业绩大幅提升。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张占魁:以前的主要问题是主导产品成本过高。2015年以来,公司将主要精力集中到降成本上。为了抵御市场冲击,我们创新了“三挂钩”考核方案:成本和企业负责人任职挂钩、成本和负责人绩效挂钩、利润和员工工资挂钩。公司形成了月度跟踪、季度谈话、半年评估、全年评价的任职考评机制。这是从“靠天吃饭”困境转变为“跑赢大市,好于同行”的根本原因。

2014年,公司被戴上了“亏损王”帽子,2015年11月面临被st的局面。我被紧急调任中国铝业财务总监,第一项任务就是保证2015年不亏损、不被st。只有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利润还差约60亿元。在中铝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葛红林和时任中国铝业总裁敖宏的支持下,果断采取了一系列资本运作手段,年底完成了全年盈利目标,并顺利通过了国际会计事务所安永的审计。

2015年年底,氧化铝价格为1600元/吨、电解铝价格9600元/吨,降到了历史低位。在这个价格下,公司2016年亏损将高达140亿元。价格低,全行业都很困难,但中国铝业主导产品平均成本相对高、处于行业落后区域,情况就更困难。瞄准这个核心问题,通过组织考核部门编制专项降本预算目标,提出拟降本金额100亿元的目标。考核红线就是采购价格不能高于市场平均价格、销售价格不能低于市场平均价格。如果突破红线完不成考核任务,就要对相关负责人进行处理。效果立竿见影。2016年,公司降本85亿元,盈利16亿元,有市场回暖的原因,但关键还是降本攻坚战取得阶段性胜利。氧化铝、电解铝成本竞争力从行业后30%进入到前50%。2017年和2018年,仍然坚持这一做法,并被推广应用到其他央企。

中国证券报:大幅降低成本具体怎么实现的?

张占魁:中国铝业从事氧化铝生产,是一家资源型企业,铝土矿占氧化铝生产成本的40%左右。中国铝土矿储量不大,而氧化铝产业发展迅猛。公司矿石供应能力逐年下降且品位不断降低,尤其是山西和河南区域,企业面临发展和转型升级等多方面问题。

为提高铝土矿自给率,保证原材料稳定供应,公司走向海外,在几内亚布局了博法5亿吨铝土矿资源量,可以保障未来几十年铝土矿的供应。这座矿山将于2019年年底出矿,达产后公司铝土矿自给率将由50%增至近80%。

电解铝方面,电价占生产成本近40%。对于中国铝业约450万吨/年01元/kwh的电价对应6亿元的生产成本。2015年以来,公司就电价问题与地方政府和电网公司充分沟通,创新性地提出了符合市场发展规律的“铝电联动”电价缴纳模式:设定电价和铝价基准点,电价随着铝价的波动进行调整,形成利益分享机制,用电方和发电方都能获益。

面对激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