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士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一个小组活动上,沙特石油部长法利赫表示,国际能源署(iea)夸大报道了美国页岩产业的影响。法利赫说道,我们不应该感到害怕。这是iea的核心工作,不应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推进&l

且成效斐然,油价近期触及逾三年高位,然而,美国页岩油一直是opec的心腹大患,随着油价的上涨,美国页岩油钻探活动进一步扩张,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上周公布数据显示,美国1月26日当周石油钻井总数增加12座,为2017年3月以来最大增幅。

市场担心美国页岩油企卷土重来,扩大美国原油产出,从而将削弱opec等产油国的减产努力,不过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也面临着令他们头疼的逆风。

路透专栏作家johnkemp刊文指出,随着油价和钻探活动的周期性扩张日益成熟,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正面临着从钻机到高压泵设备以及劳动力的所有成本都在上升的压力。

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初步估算,过去一年石油和天然气的开采成本已大幅升高。

自2016年11月触及周期性低位以来,开采成本已增加逾10%,但相较2014年3月的周期性峰值仍低出27%。

开采成本的变化通常会在活跃钻机数量发生变化后的一两个月才能显现。

钻机数量出现变化,通常要比指标美国原油期货(wti)价格的变化晚四个月。

然而,在当前的低迷期间,随着市场消化大量闲置钻机,开采成本回升速度比往常更加缓慢。

美国原油价格在2016年2月触及周期性低位,钻机数量于2016年5月落底,而开采成本则于2016年11月降至最低水平。

此后,随着油气钻机数量自2016年5月的404座,倍增至2018年1月的947座,开采成本即告缓步爬升。

在油价于2014年下半暴跌以前,活跃钻机数量仍不到峰值的一半。

但因许多较老旧的钻机已然弃用、分拆为备用零件,抑或不适用于钻探页岩油者如今所青睐的深井,因此钻机市场要比表面上看来更加紧俏。

生产商日益青睐新型的大功率水平钻机。此类钻机可尽可能快地进行超长距离的侧钻作业,许多低功率的老款水平或定向钻机因此没什么价值可言。

该行业的其它领域,尤其是压泵方面,设备和熟练工的短缺情况更为甚之,价格也是以更快的速度上涨。

2015年和2016年最低迷时期,为了争取业务,许多公司对2016年和2017年开出的是大打折扣的固定价格合同。

但随着这些合同的到期,公司一直在推动提价,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接受。

过去12个月的钻井成本以近四年来的最快速度上升,增速可与2011-2014年繁荣期的水平相提并论,尽管对比的基数相对较低。

油气行业的成本一直都有很强的顺周期性,这就是谈论长期静态盈亏平衡价格为何没有意义的原因。

在经济下滑期,由于劳动力、原材料、特许权使用费和合约等各项成本均下降,所以假定的盈亏平衡价格也会下降。

但在经济复苏期,由于各项成本增加,盈亏平衡价格上涨,进而在更高水平为油价提供支撑。

成本往往追随油价走势并有一定的滞后,尤其是在下滑期后。而且这种关系是非线性的,因此最初钻探活动增加可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随着复苏进入成熟期,这种影响也会加速扩大。

如果石油消费继续增加,opec及其同盟维持限产举措,油价就会如很多分析师预期般攀升,成本就可能加速增长。

未来一年油价持续上涨和页岩油产量不断增加应当会刺激钻井和其他成本在2018和2019。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